铁路世家的铁路情缘

铁路世家的铁路情缘
在我国铁路南昌局集团公司南昌客运段直达车队有这样一对姐妹花,她们同是值乘南昌至北京西方向的列车长,姐姐叫曾丽华,妹妹叫曾颖。在她们的家庭里,从爷爷到爸爸再到她们,三代十口人悉数都在铁路上作业,姐妹俩是名副其实的“铁三代”。从小,她们听爷爷奶奶聊20世纪50时代的铁路,听爸爸妈妈、叔叔和姑姑们聊20世纪70时代的铁路,现在姐妹俩自己也参加其间,在列车服务岗位上一干便是22年。这一家三代人在不同的铁路岗位上传承着铁路精力,见证了铁路的开展变化。文/图 杨铭鸣 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章娜 妹曾颖(右一)与旅客沟通 姐姐曾丽华为小旅客服务●桥工段的爷爷步行巡线 干了一辈子姐妹俩的爷爷叫曾还保,1951年参加作业,本年已88岁。他与哥哥曾还全,曾别离为九江桥工段永修领工区工长和领工员。白叟在工务段干了一辈子,从普通工人到领工区的工长,他的芳华和热血都奉献给了铁路建设事业。新我国建立初期那个时代,再苦的作业都从没有人喊累。其时进铁路作业也要通过层层考试选拔,曾还保从80人的考试中锋芒毕露,是选取20人中的一员,成为一名铁路巡道工。20世纪50时代的铁轨都是枕木头,其时物资特别紧缺,整个江西就两个当地出产石头,养路工会把在路上捡到的石头搜集起来,用于固定、修理铁轨。因为巡道作业都是在外面的线路上,遇到下雨没有雨衣,我们就穿戴厚重的蓑衣进行巡视作业;夏天巡视线路时,因为天热,挂在树上的饭盒里常常会有蚂蚁爬进去,干活累了饿了也顾不上挑拣,就直接吃了。在那时,没有先进的通讯设备,为了确保线路安全,除了修理保养,每天要不连续地对铁路线路进行巡视,交通工具便是一双脚。看着儿子、女儿和孙女们在新时代的铁路上作业,白叟常常告知他们要知足常乐。退休后,白叟对铁路的爱情仍然深沉。每天看电视、听新闻,他都分外重视与铁路有关的信息;每逢聊地利,他总是为自己曾是一名铁路工人而骄傲。●父亲亲历铁路修理从体力活迈向机械化姐妹俩的爸爸曾祥财子承父业,1971年参加作业,本年63岁,曾为九江桥工段永修领工区工人。曾祥财接过了父亲手中的接力棒,持续从事线路修理作业。20世纪70时代,曾祥财的作业主要是对桥梁进行修理维护。那时,列车时速仍是60公里,铁路设备较陈腐,钢轨最早是37钢轨,然后渐渐更换为50钢轨。到了20世纪80时代,钢轨再次晋级为60钢轨,作业性质也逐步从体力活向机械化跨进。曾祥财记住刚参加作业时,运用的都是老旧的大头镐、人力扳手,后来有了比较轻量型的小型养路机械,从小在铁路旁边生长的他,再也听不到车轮与钢轨碰击宣布“哐当哐当”的声响,现在铁路已完成电气化无缝线路和无砟轨迹,曾祥财感叹开展太快。●“铁三代”列车长姐妹花服务进京列车已达22年现在,爷爷和父亲现已退休,姐妹俩于1997年6月和9月应聘到南昌客运段作业,她们接过父辈手中的接力棒,22年来,在进京列车上传承着“为公民服务”的主旨,让一代又一代的“铁路情”持续在她俩的手中连续和发扬。姐妹俩从小在铁路旁边长大,小时候父亲在永修沿线工区作业,平常铁路上换下的废旧弹条、道钉等抛弃的零件成了她俩幼年的玩具。从小的潜移默化使她们对铁路作业愈加了解和亲切,在心底有着一份特别的爱情。2013年1月13日,姐姐曾丽华值乘的Z66次列车上来了一名特别的小旅客——吉安3岁烧伤女童芯怡要赴京医治。接到这个使命,她提前准备了一次性无菌衬托,把鲜花放在车厢坐板上,将女童乘坐的软卧车厢安置得好像“儿童乐园”般温馨。为了缓解途中女童烦躁的心情,曾丽华特意组织了通过红十字救助训练的列车员和她一同一路轮班照料女童。1449公里的旅途,11小时49分钟的陪同,当列车抵达北京西站时,曾丽华将女童抱出车厢,送上了早已等在站台的救助担架。同年2月3日,别离值乘Z66次和Z68次进京列车的姐妹俩,同一天抵达北京,约好一同到空军总医院看望女童芯怡,在岁除前为芯怡一家送上了新年祝愿。通过一年的医治,2014年春节前夕,芯怡的父亲联络到了曾丽华和曾颖两姐妹。在她们的协助下,恢复过程中的芯怡被一路护卫回来吉安家中。同为进京列车列车长的姐妹俩,22年如一日地承继父辈们的优良传统,把铁路世家的奉献精力传承下去。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